我的旅途故事

 

许多朋友看了我的相册上的“我的足迹”,都非常羡慕我走过那么多地方,好奇地问我过去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会到那么多地方。其实,说起来可能许多人不相信,我是20岁才第一次坐火车,42岁才第一次出省,“大器晚成”啊!


说说我的旅途故事吧。

从头说起

虽然我是20岁才第一次坐火车,但是,我却从出生才七个月就开始登上旅途了。

我出生在福建省宁德县一个海边小渔村,出生的第三天,日本宣布投降,抗日战争胜利,我的父亲到福州找工作。过了几个月,父亲从福州寄信给母亲说,抗战胜利了,在福州找到工作了,你们母女来福州吧。

在我出生才七个月的时候,母亲抱着我,登上旅途。那时,从宁德到福州,有两条路,一条水路,一条陆路。水路是从海上走,没有大船,只有小船。母亲听人说,小船遇到风浪非常危险,没有风浪也颠簸得厉害。母亲不敢从水路走。陆路要翻山越岭,没有公路,没有汽车,只能步行。母亲抱着我,有时步行,有时坐滑杆,经过五天跋涉,好不容易,到了福州。

 

一九五五年,我的父母亲响应党的号召,支援山区建设,我们一家随着工厂全体工人和家属一起从福州到永安。

那时福建省还没有一寸铁路,从福州到永安,要先乘小客轮在闽江逆流而上,到南平;再从南平坐汽车到永安,行程要两天两夜,一路颠簸,晕船晕车,苦不堪言。

 

第一次坐火车

 

一九六五年,我20岁,在大练基本功活动中,获得县、专区第一名,被选拔到省城参加全省岗位练功表演赛。

要到省城参加比赛啦,我又紧张,又兴奋,特别是要坐火车啦,这可是我第一次坐火车,那高兴劲就甭提了。

从永安到福州,坐火车要经鹰厦线至莱州,转莱福线到福州。福建多山,铁路线沿着沙溪、闽江,穿越重重山洞,跨过道道桥梁,一路曲曲弯弯,逶迤前行。虽说火车是现代交通工具,但在福建境内其速度比汽车还慢,那时,从永安到福州只300公里,要走10个小时。(现在几经提速,最快的速度也还要7个小时)

永安是火车线上的中间站,不是起终点站,火车经过永安都是在夜间。记得我坐火车那天,快到中秋节了,天气格外晴朗,我倚在窗前,凝望着窗外朦胧夜色,没有一丝睡意。

一轮明月高挂在空中,火车伴着“哐当,哐当”有节奏的声响在黑黝黝的山中穿行。头伸出窗外,不仅呼吸到山区夜间清新潮湿的空气,也呼吸到蒸汽机车发出的煤烟味。火车的一边是沙溪河水在月光照耀下闪烁跳跃;一边是山丘,是茅草,是森林,连绵不断。一会儿看到火车头钻进山洞,一会儿又看到十几节车厢跟在后面摆动,整列火车基本上就没有直的时候。窗外的夜景那么美妙,那么新奇,我怎么也看不够,特别使我感到奇怪的是一轮明月怎么跟着火车一直走啊?

虽说走了10个小时,但我还是觉得好快呀,怎么一下就到省城福州了。

 

我们局有5人被选拔参加表演赛,这在全省县局中是突出的,而且我们中有3人得了全省第一名,这更引起一阵轰动,以致于后来全省乃至全国邮电系统的岗位练功经验交流会在我们局召开。我们呢,回来后,不仅加紧了训练,还练多面手,话务员练修电话机,练上杆操作,我还加练了六项营业,背电报码、包裹资费、报刊目录等等。


 

 

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省)

一九八七年,我调到省城已经五年。

当时正值改革开放,人们的视野拓宽了,步伐迈大了,逐步打开省门,打开国门,引进、吸收、学习外面的先进经验;同行业之间的学习交流多起来了。我在省局机关工作,出差的机会虽然多,但是,因为过去封闭太久,许多老同志很少有出差机会,而他们又即将退休,我虽然已近40岁,在机关还算年轻人,从八二年至八七年五年间有出省的机会都让老同志先去。

直到八七年三月的一天,我接到北京上级部门的一个电话说,要在山西太原开一个“班组建设座谈会”,通知我去参加,这是个小型座谈会,只有几个在班组建设方面做得较好的省参加。我当时在省邮电工会,已顶替退休的老同志,当上生产部副部长,班组建设是我分管的一项工作,这个座谈会就由我去参加了。

从福州到太原,没有直达的火车和飞机,必须到上海转。因为当时电话通知离开会时间比较紧,买不到火车卧铺票,只能坐飞机到上海,再与上海的同志一起坐火车去太原。

当时买飞机票还要单位证明、户口簿(身份证还没有开始做),我买了3月21日福州至上海的飞机票。出发的前两天就开始收拾行李,三月份福州已经是春暖花开,而太原还有下雪,因此行李装了一箱满满的。头天晚上又是兴奋,又是紧张,明天要坐飞机了,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自己一个人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省到那么远的地方,怎么转车,怎么走?虽然当时已经42岁了,但是出门的经历太贫乏了,甚至活了42年连坐过几次汽车、火车都屈指可数。一个晚上惶惶不安,没睡好觉。

21日早晨,女儿、儿子看到我背上行李,都高兴地说,妈妈要坐飞机了,回来给我们讲故事啊。告别家人,我一个人到机场,面对一项项陌生的手续和一张张陌生的面孔,简直有些不知所措。总算进到侯机室,刚坐下不久,突然雷闪电鸣,下起大雨,后来,广播说福州至上海飞机推迟起飞。等到中午,天还在下雨,机场供应午餐。下午再等,飞机还不能起飞。直到16点,广播说福州至上海航班推迟到明天。大家只好悻悻地回家。我背着行李垂头丧气回到家里,儿女看到我回来,惊奇地说,妈妈怎么回来了?我解嘲地说,妈妈坐飞机去,又坐飞机回来了。

22日一早又赶往机场,今天总算顺利,飞机准点起飞,准点到达。但是上海本来与我一起去太原的同志先走了,上海方面的同行帮我换了火车票,我就自己一个人乘上海至太原的火车直奔太原。到了太原,还好有人来接,可是会议已经开始了,我迟到了一天。

自己一个人到那么遥远的地方,什么都感到新鲜。太原的天空灰蒙蒙的,太原的三月春寒料峭,还要穿棉袄,商店挂着厚厚门帘,大街上洒落着煤灰......

座谈会开了三天,最后一天组织我们参观晋祠和玄中寺,还到太原食品街走了一趟。

第五天回程,与在太原碰到的福州同单位同志一起,从太原坐飞机到上海,然后从上海坐轮船回福州。

我这第一次出省,海、陆、空交通工具都乘上了。

有了这第一次,我的出差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从42岁到52岁,10年间,马不停蹄,省内省外、国内国外,忙得晕头转向,忙得不亦乐乎。


我到过的祖国边陲

 

  十几年来,我到过除西藏、黑龙江以外的全国许多地方,可谓足迹遍中华,饱览祖国

大好河山,自慰为今生的一笔精神财富。

我到过祖国最西北:新疆喀什地区的吐尔尕特口岸,与吉尔吉斯坦交界。

最东北:吉林省延边图们口岸,与朝鲜交界。

最西南:云南省西双版纳打洛口岸,与缅甸交界。

最东南:福建省霞浦三沙渔港的台湾渔船上。

 

我去吐尔尕特口岸,是1998912日。那时我已经退休半年,听原来的同事说,他们有一个会议在新疆开,新疆是我早已向往的地方,在职时没有机会去,我想自费与同事一起去,图的是有伴,图的是新疆有我的同行朋友可以照顾得到。

从福州到乌鲁木齐飞机要飞七个小时(飞机中途在郑州加油),是国内最长的航线之一。到了乌鲁木齐,同事开会,我在朋友安排下,去了喀什。本来我到喀什想去看"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山和山下的高原湖泊--卡拉库力湖,但是司机说那里的路不好走,就带我们到边境看看边贸情况。那几年新疆与原苏联的一些共和国边境贸易挺红火的,但是当我们穿越戈壁滩近两个小时到达吐尔尕特时,看到的却是几排修建没多久的平房,冷冷清清。倒是不远处,红旗飘扬,有部队站岗,走近一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吐尔尕特口岸。我们在征得部队同志同意后,在口岸前面拍照留影纪念。

 

去图们口岸,是199696日。当时,全国电信服务经验交流会在吉林省延边自治州延吉市召开,我与厦门局的老郭一起去参加。图们市属延边自治州,离延吉市只30多公里,是一座依山傍水、环境优美、交通便捷的边境口岸城市,有公路桥、铁路桥跨越图们江,

通往朝鲜。与朝鲜交界的边境线就在公路桥中心,游人可以在桥上看对岸的朝鲜。

 

 

去打洛口岸,是1995830日。那是我工作三十多年唯一享受的一次旅游休假,同行15人,到了贵州、昆明、西双版纳以及缅甸边贸小城,没有留下太深印象。只记得昆明天气凉爽,八月份大热天还要穿两件衣服;西双版纳比昆明热多了,与我们这里差不多;西双版纳水果多,烧烤的食物特别好吃;缅甸那里卖许多玉器(我没有买),在缅甸我们看了人妖表演;旅游的一路上我们欣赏了多场少数民族歌舞表演。汽车经过打洛口岸时,我们停下,在边境的中国方,拍照留影。

 

 

三沙渔港是个避风港,有许多台湾渔船停靠这里,平常,一般人是不能随便上台湾渔船的。1997425日,我到基层检查工作,来到三沙,这里的同志通过边境检查机关,带我们上台湾渔船参观。渔船不大,但是船上干净整洁,船仓还铺有地毯,仓里生活设施一应具备,渔民们也十分友好,与我们亲切聊天。船仓外画有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我们想,到了台湾渔船上要留有纪念,就在青天白日旗下拍了照,本来,在当时这一举动对于共产党员来说是不允许的,但是我们头脑发热,顾不了那么多,就留下了这么一张照片。

 

 

 

最雄伟壮观的景点

 

在我到过的祖国的许多景点中,我认为最雄伟壮观的景点是长白山天池。

长白山天池,我是19969月去吉林延边开会时去的。我妹妹中学时的一个嫁到延边的同学得知我要去长白山看天池,就对我说,那上面很冷,要多穿衣服上去。我说,现在这么热,我只穿短袖衣服。当天晚上她就给我送来厚毛衣、毛裤、大风衣,说借我上山穿。我说没有那么恐怖吧,她说你带去就知道了。

长白山天池距离延边200多公里,路况不错,汽车可以一直开到山顶,但是从进山门到山顶的山路陡峭,弯道多,大车上不去,我们全用的三菱吉普车。越到山上,路越不平,路面被划得一道一道的,司机说是怕冬天下雪路滑,修路时就故意弄的。

车到山顶,一下车就感觉寒冷,我赶快穿上毛衣裤和风衣,看看车上的温度计,只有5度,许多没有带衣服的人都冻得发抖。

那天是个大晴天,司机说,我上来十几次了,只遇到两次大晴天,其他时候都是云雾弥漫,甚至遇到暴雨冰雹,你们运气真好!

那天确实是个好天气,蓝天上飘着朵朵白云,放眼远望,山下是莽莽苍苍林海,一望无边,那是兴安岭大森林啊。山上十几个山峰包围着一个碧蓝碧蓝的大湖,犹如一块瑰丽的碧玉镶嵌在群山中,让人心旷神怡!大湖泊就是闻名于世的天池。天池是火山喷发自然形成的火山口湖,是中朝两国的界湖,水面海拔高达2194米。南北长4.85公里,东西宽3.35公里,平均水深204米,是我国最深的湖泊。据说湖中还有水怪。湖的北侧有一个豁口,湖水涌出,一条瀑布状如白练,从天而降,雷霆万钧。我们怎么也想像不出那里来的那么多水,源源不断,奔流不息,形成松花江的源头。

 

 

最神秘的景点

 

在我到过的祖国大好河山中,我感到最神秘的景点要数山西省五台山佛母洞。

五台山,我去过二次,一次是1997年出差太原、大同时经过五台山,匆匆上山看了半天时间;第二次是1998年5月,我已退休,受朋友之约,上了五台山,在山上住一晚,玩了两天,五台山的主要寺庙都看了。

佛母洞位于通往南台道路的半山腰山上,距台怀镇十余公里。到五台山旅游的人一般很少去,98年与我一起去的朋友中,有一人信佛,她知道五台山有个佛母洞,进入佛母洞就是“投胎佛母”,受其恩育,复出佛母洞就是“佛母重生”,脱胎换骨,经过投胎重生就能洗掉人生的一切烦恼和所犯的“罪过”,获得“新生”,得到无上的欢乐和幸福。因此,她执意要去看看佛母洞,要去投胎重生。

佛母洞虽然只是一个非常小的天然山洞,但由于它特殊的宗教意义,因而成为佛教信徒,特别是蒙藏佛教信徒和海外佛教信徒朝拜五台山的必到之地。

来到山脚下,抬头一看,佛母洞所在的山显得比较荒凉,半山中只孤零零几座房子,不象台怀镇周围寺庙密布。那时上山还没有台阶,只有一条羊肠小道,有牵马的人过来对我们说,上山路不好走,你们骑马吧,我牵你们上山。一问,一人要40元,讲了价,一人20元。路确实不好走,马蹄时常滑溜,好在马是经过驯服的,骑在马上摇摇晃晃,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洞前。

来到洞口,见有十来位蒙族装束的老人在排队,准备进洞。原来,佛母洞是仅有一肩宽的略带椭圆型的长条状小洞。佛母洞的入口位于离地面近一米的石灰岩壁上,洞内是一个只能容纳五、六人的葫芦状小洞。佛母洞奇就奇在,洞内石灰岩洞壁上,山岩经过水质千百年的溶解,形成了遍布四周的乳石和石笋,在昏暗的灯光下,犹如人体内的五脏六腹。

要进佛母洞“投胎佛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进佛母洞,只有唯一的姿式,那就是,先垂直高举双手,然后侧身,面朝右侧,右臂在上,左臂在下,双手和头部先伸入洞中,然后,右手扶住佛母洞内壁,左脚尽量蹬踏外洞地面,夹在洞口的肩部和腰部先后用力、再用力,费些周折之后,才能进入了佛母洞。我试着侧身,头伸入洞中,但是感到一阵头晕,原来,那么小的一个洞,每天那么多人进去,里面的空气非常稀薄,缺氧,我受不了,就不敢进去了。而与我一起去的朋友都进去了,我在洞口,把他们一个个拽出来,我调侃说,我是接生婆,将你们接生出来。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景点

50岁之前,我没有见过内陆湖泊,最多就是1987年10月到东北长春,看过松花湖。在我的想像之中,内陆湖泊,就是象松花湖那样,或者比松花湖大,但总归是有山围着水。

直到1995年7月,当我来到无锡,来到太湖边,展现在我的面前的是浩浩荡荡的、一望无边的太湖水,我才明白了这就是湖泊。

原来,湖泊也可以象大海一样,碧波万顷,水天相连,湖面上点点白帆,只是没有海鸥。我们乘坐游船在湖上转了几个小时,还看不到岸边。内陆湖泊这么大啊,简直与大海一样,完完全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还有一个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说来大家可能不相信,竟是长江。以前对江河的认识,就知道闽江,1987年到上海后,知道黄浦江,在画报上电影上看过武汉长江大桥,但是对于长江之大,没有感性认识。

1996年,从上海去南通,我们是乘长江高速汽垫船去的,先是由上海市区乘汽车到金山石化方向的码头,从那儿上汽垫船。汽垫船速度飞快,一开出就到浩浩江中,我看船开的方向是向上游的,但是,怎么越开,江面越开阔,我就纳闷了,不是往长江口开吧?怎么好像前面是大海呀?那么浩荡,往船的两边望去,远远的只看到模模糊糊的岸边,长江怎么这么大呀?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大概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到南通了。原来,长江下游近江口就是这么大啊!

 

十七年前的张家界之行

十七年前(1987年),张家界旅游风景区刚刚开发,那时叫大庸市。

1987年3月,我才第一次跨出省门,10月又接到通知,到大庸市参加为期两个星期的培训班学习。

从福州到大庸,要转两趟车,先乘福州至广州的火车,在株州下车,转株州到长沙,再从长沙到大庸。

我因为自己一个人出门,乘福州至广州火车在株州下车时,是晚上九点钟,本想先在株州住下,第二天一早再去长沙。但是,下车时恰遇瓢泼大雨,而出站口正好有一部大客车上写“株州至长沙”,我毫不犹豫跳上客车。心想,这么巧,不要淋雨,又可以直接去长沙,听人说,株州到长沙只要45分钟时间。可是,我想错了,上车后,等了半天不开车,原来是票价问题,旅客与乘务员在争吵,旅客说,这趟车平时只要3元,怎么现在要4元?乘务员坚持说就要4元,你不乘可以下去。下面下着大雨,旅客不下去;乘务员坚持要4元一张票,旅客不买;这样,车子就开不了了。直等到十点,旅客乘务员折中,3元5角一张票,才开车。谁知车子状况不好,又加上大雨,开得特别慢,到十一点半钟才进长沙市区。我问司机,有没有经过邮电局招待所,给我停一下,他说有,就帮我停了。我下车一看,不对,是水电局招待所。这一下我傻了,十七年前长沙街上不繁华,夜里十二点,路上没有行人,我一个人背着包,站在生疏城市的大街上,怎么办呢?我只好敲开水电局招待所大门,想先在那里住一晚,但是他们说,没有床位了。我问他们邮电局招待所怎么走,他们说不远,过两个十字路口就到。我就背着包走吧,我的胆子一贯较大,想不到长沙大城市的一个十字路口隔得多远啊,我一个人走啊走啊,走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到,总算找到报到处,住下。那时社会治安好,一个女人背着包,半夜走在街上,没有遇到一点问题。这一段经历给我留下太深刻印象了,以至于时隔十七年还记忆犹新。

我们全国各省参加培训班学习的同志,在长沙集中后,乘大巴经过常德到大庸,路上走了10个小时。那时,大庸刚升为市,市区到处都在建设,我们住的大庸邮电公寓主楼才盖好,各项设施还很不完备。但是,看到市区周围奇峰耸立,群山美如画,让我们很兴奋。那时,张家界风景区刚开发,还没有大规模宣传,大家对藏在深山的明珠还不了解。学习进行一周后,我们才利用星期天时间,到风景区参观游览。那时游人很少,风景区基本保持原始风貌,建筑物都刚开始动工。

学习期间,我们到张家界景区游览了两天,到天子山一天。游览了黄狮寨、腰子寨、金鞭溪、贺龙公园,那时贺龙铜象刚立好。张家界是我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现在周围扩大为武陵源风景区,整个景区规模宏大,奇山异水,美不胜收,众多景点十天八天也游不完。



 

天山一号冰川

 

 

非常巧,我去天山一号冰川是9898日,这个日子很好记,那天的情景也记得格外清。

在乌鲁木齐时,朋友问我想到那里玩,我首先想到的是去看冰川,因为先前看过介绍说,天山一号冰川是离大城市最近的冰川,离乌鲁木齐市只有120公里。我毫不犹豫地说,去看冰川,朋友很爽快地答应了,他找了一辆车,还亲自陪我去。

98日上午8点,我们从乌市往南出发,刚出市区,司机就不知往那条路走了,因为他是几年前去过冰川的,朋友以前也只去过一次。我们只好凭着感觉往南山牧场方向走。

一路上,蓝天白云,视野宽阔,汽车飞驰,心情舒畅。大路上不时有一群群羊群穿过,羊群后面是马车,车上是穿戴民族服装的男女老少,向司机打听,才知道现在秋天了,哈萨克族牧民在搬家换场。车行半个小时,看到一大片绿茵茵草地和一条小溪,原来是到了南山牧场。朋友说这地方不错,我们去看看,但是我一心想去看冰川,这里的青山绿水我们在江南看得多了,因此,在南山牧场没有停留,我们继续赶路。

往前走,逐步进入山区,沿着乌鲁木齐河,两岸是连绵不段的山,有的山一片绿色树木苍苍,有的山光光秃秃怪石嶙峋,越走道路越狭,山路越崎岖,车子经过了一个被废弃的钢铁厂后,到了后峡,这时已是上午10点多,我们在那儿休息了一会儿,并打听一下路程,有的说很快就到了,有的说还要两个小时,原来,他们并没有去过,当他们知道我是福建来的,想去看冰川,都觉得好笑。是啊,旅游就是这样,在自己家门口的风景,自己不觉得有如何好,倒是千里万里之外的人们感到新鲜,千里迢迢万里迢迢地去旅游,看风景!

朋友本来说我们先在后峡吃过饭再走,但是我迫切想见到冰川,而且自我感觉可能不太远了,就与朋友说走吧,看完冰川再回来吃饭。于是,我们继续沿着公路盘旋而上,这时两岸山峰耸立,峡谷陡峭,乌鲁木齐河水遄急奔流,山高路险,汽车只好放慢速度。不久,我们远远地看到了时隐时现的雪山,再往前走,一座座雪山迎面扑来,我兴奋得叫起来,拿出相机咔咔咔瞎照。

为了与冰川亲密接触,我们的车子尽量往上开,终于在开到没有路的地方停下来了。我们下了车,眼前就是一号冰川,冰川的最高点是4476米,我们站的位置大概有4000米吧,我感觉一阵头晕,开始还以为是晕车,后来才想到可能是有点高山反应。刚下车时还感到寒气逼人,因为我们在乌鲁木齐时还是穿短袖衣服,汽车上有空调,而到了高山,温度不到10度,我们赶紧照了几张照片,就上车。途中看到考察队员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请他们与我们一起合影。

看到冰川奇景,使我难以忘怀。
 
 
 
 

 

走进青海

 

能有机会走进青海,也是我1998年退休后的那次西北游。

本来,我跟着参加会议的同志去新疆,从新疆返回的时候,经过敦煌、兰州,参加会议的全国各省代表就各自回去了。但是,还有十几个人游兴未尽,他们说,兰州到西宁只要4个小时路程,我们去一趟青海吧。我想,我反正已经退休了,去就去吧,何乐不为。

从兰州到西宁乘火车确实只要4个小时。我们在青海两天半时间,去了青海湖、塔尔寺、龙羊峡水电站。

青海湖离西宁约200公里,海拔为3200米。它的周长360公里,面积达4583平方公里,是我国最大的咸水湖。在西宁去青海湖的途中,看到了山坡上种植的青稞,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青稞,九月份青稞已经成熟,一片一片金黄。当汽车转过几座山,车上的人昏昏欲睡时,我看到了广阔的草地,成群的牛羊,远远的一抹蓝色,啊,那是青海湖!

从远远地看到青海湖,到我们停下的地方,还要沿着湖滨走好一段路。一路上,茫茫草原开阔平坦,是天然的大牧场,绿菌如毯的草地上成群的牛羊,飘动如云。可惜我们去时油菜已经收割,据说八月份是去青海的最佳季节,那时油菜花开一片金黄,迎风飘香,湖滨绿色的草地、白色的羊群、金黄色的油菜花和碧蓝的湖水,五彩缤纷,充满了诗情画意,使人心旷神怡。

车停下时,我迫不及待地跑去拍照,太美了!看到浩瀚的青海湖,我虽然没有第一次看到内陆湖----太湖时的那种惊讶----怎么像大海呀?但是还是被青海湖那波光潋滟、澄蓝如缎子的神奇秀丽迷住了,我真想大声呼喊放声歌唱!

可是让我不解和可气的是与我一起去的那些人,他们面对这大好景色怎么无动于衷?在汽车上,他们打瞌睡,我可是只恨两只眼睛不够用,恨不得把所有美景尽收眼底;;车停下后,他们就坐在餐厅等吃饭喝酒,我想请个人帮我拍个留影都没人愿意出来,说坐车累了。

 

去龙羊峡必须经过日月山和倒淌河。日月山坐落在青海省湟源县西部,古时为中原通向西南地区和西域等地的要冲。相传当年文成公主远嫁吐蕃,曾驻驿于此,她在峰顶翘首西望,远离家乡的愁思油然而生,不禁取出临行时帝后所赐日月宝镜观看,镜中顿时生出长安的迷人景色。公主悲喜交加,又想到联姻通好的重任,毅然将日月宝镜甩下赤岭。宝镜变成了碧波荡漾的青海湖,而公主的泪水则汇成了滔滔的倒淌河。后人为纪念文成公主,就把赤岭改名日月山。现在,日月山脚下还建有文成公主庙。山顶有一块刻有日月山三字的大石碑,两个山头日亭月亭遥相互应。距日月山40公里的西山脚下,是闻名遐迩的倒淌河。

从西宁出发,东过日月山,南行146公里,便是世界闻名的龙羊峡水电站。龙羊峡水电站坝高178米,坝底宽80米,坝顶宽15米,主坝长396米,大坝全长1140米。龙羊峡人工水库已成为美丽的旅游景点,大坝锁黄河,高峡出平湖。碧波荡漾,湖光山影,站在坝顶看苍穹碧野,心旷神怡。

龙羊峡让我开眼界的还有河谷两岸起伏峻险的大山和连绵不断的莽莽高原,黄河就像劈开莽原的一条巨龙,一路奔流而下。在龙羊峡黄河水是清澈的。

 

塔尔寺坐落在青海省湟中县鲁沙尔镇西南隅的莲花山坳中,距省会西宁市26公里,是我国藏传佛教格鲁派(俗称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也是藏区黄教六大寺院之一。在塔尔寺我们参观了该寺的主建筑大金瓦殿等错落有致,布局严谨,风格独特,集汉藏技术于一体的宏伟建筑群,以及栩栩如生的酥油花,绚丽多彩的壁画和色彩绚烂的堆绣“塔尔寺艺术三绝”。